歡迎您訪問土家族文化網  今天是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首頁 》 土家遺產 》 非物質文化遺產
訪談土家民俗專家劉能樸

作者:陸澳 信息來源:土家族文化網

訪談時間:2018年7月24日14:00-15:30
訪談地點:湘西州龍山縣縣城
受訪者:劉能樸
訪談者:陸澳
在場者:王馨悅、鄭浩然
錄入整理:陸澳
 
受訪者簡介:劉能樸,七十七歲,龍山縣人。他是文化館戲劇文學專干,1987年、1995年兩度評為全省文化系統先進個人,獲省記“一等功”1次,州記“二等功”7次,縣記“三等功”3次,嘉獎5次。1992年、2006年兩次評為“全州民族團結進步先進個人”,1996年2月6日被中共龍山縣委、龍山縣人民政府授予全縣“十佳精神文明標兵”稱號,2007年3月評為“湘西州民族民間文化遺產保護先進個人”,受到州人民政府表彰;2011年被評為湖南省保護和搶救非物質文化遺產十大杰出人物之一。多次被評為全縣優秀政協委員。他系湖南劇協會員、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會員、湘西作家協會會員、州“民!敝行膶<医M成員。
 
坎坷在從前
 
陸:爺爺,您是土家族嗎?您大概是在什么時候做的有關于土家文化的民族調查呢?
劉:我身份證上寫的是漢族。因為我姓劉,他們又沒有調查,他就給我搞了個漢族。其實我的曾祖母,祖母,母親,幾代人都是土家族,我會講土家語,我母親她們都講土家語。所以我去坡腳靛房那些區域的時候全部都用土家語和他們交流,會感到很親切。而且當時申報土家語的時候,《土家語》項目申報書是我主筆撰寫的。
具體開始應該是七十年代,當時我三十多歲。我的命運是非?部赖,我是1954年小學畢業的,我下面有兩個弟弟妹妹,畢業后我就沒有再繼續讀書,初中都沒有讀過,數理化我都不懂,歷史地理自然語文啊這些方面我可以看得懂。
我自學以后,一直從事文學創作。我寫小說,寫報告文學,寫詩歌,最先是1958年寫了一首歌,那個時候我只有17歲。這就促進了我繼續去學習,慢慢地自己就越來越成熟,我們當時在那個年代又沒有學過拼音,又沒有學過英語,我有個最大的特點就是,對不熟悉的字,拿不準的字一定要翻字典,絕對不能寫錯別字。
 
執筆下鄉為土家
 
陸:您小時候土家氛圍濃厚嗎?您有創造過與土家文化有關的小說嗎?這個故事您是怎么知道的呢?您下鄉大概是怎樣一種情況呢?
劉:土家氛圍濃厚。我寫了本書叫《老家記憶》,我把土家族的各方面細節都在上面寫了的。那是我去年寫的,今年才出版。按照分類,講老家的祭祀、老家的歌舞、老家的風情。
這不是只講我的老家,老家記憶就是過去的土家文化,我加了個副標題的,叫湘西北土家文化拾遺,那個其實就是我這本書的主題。如果是把它寫得太史料就變成資料了就太枯燥,我那本書基本上是用散文體,不像一般的文化資料,那看不下去。為了增加閱讀性,我主要是從文學這個角度出發的。
去年中央電視臺播放的《惹巴拉女人》,那個電影就是我寫的。惹巴拉是下面的一個景區,那個原型是講的一個土家織錦工藝大師的愛情故事,將其藝術化了的。當時龍山土家人在抗日組織了一個兵營叫龍山兵營,后來遠征軍當時一直打到了緬甸邊界,當時打到一個地區最后全軍覆沒,最后只活下來一個姓冉的。當時民眾抗日情緒很高,哪怕一個獨生子都要去抗日,土家人這點很令人尊敬,很愛國。從明朝時候的抗倭,到三十年代抗日,龍山人都付出了很大的努力。
我到文化部門搜集資料知道的,在縣政協我擔任了二十多年的政協委員,每年都要出一本很厚的文史資料,就是關于地方上的歷史、軍情、經濟、文化,各領域的在這上面都有。
我們從事文化活動必須要下鄉,做調查,因為是政協,對各種人的訪談都可以進行。我八十年代下鄉,基本上每年百分之六十以上的時間在下面,大概七八個月的時間。
我們一個是縣里的文史資料,一個是我們八十年代國家文化部實施的十大民間文化工程,民間文學三級層:故事、歌謠、諺語,這些都要去下面民間搜集,每個縣都這樣要求,國家出國家卷,省里出省卷,縣里也要提供資料,所以為這個工程我必須要跑鄉下,那個時候跑就真的叫跑,鄉村有些地方根本沒有車,就是跑,上山下鄉,穿鄉走寨去搜集,好在那個時候還有些民間藝人,他們知道一些情況。
 
兔吐坪簡介
 
陸:您能為我們詳細介紹一下兔吐村以及您在兔吐村調查的經歷嗎?
劉:兔兔坪在龍山縣南部,現屬于里耶鎮管轄,2016年前屬于賈市。賈市是個鄉,龍山解放以后有三大市,苗市、賈市、召市。當時因為土家族地區對漢文化并不太了解,一些外來干部、解放軍啊,當時一個領導就把賈市,原來叫賈家寨,定成了賈市。那時賈市鄉以彭姓為主,其中入贅那個寨子的彭家的人姓賈,其中有一個寨子,姓向的也有一部分,但彭姓應該占個70%。當時土家族大多數按姓氏結族、結寨而居。一個姓氏一個家族,就在那個寨子上,像彭家、張家寨啊、向家寨啊,他們就形成了相互之間那種血緣的關系。
 
土家文化衰落在文革
 
兔吐坪呢,我是1983年去的。當時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那些多年來被文化革命破壞了的傳統文化,引起了黨和政府的關注,然后83年我們到農車鄉,就是在那里恢復了土家族的大擺手活動。   
那個活動結束以后,領導就安排我去全縣范圍內調查解放以前哪些村子還存在這些舍巴日活動啊,土家族擺手舞,這些傳統文化。我就去調查,這個時候就到了兔吐坪,當時鎮上還有擺手堂,那個擺手堂是明代修的,存在了三四百多年了。土家族因為當時認為這些敬神啊,拜祖啊,這些都是迷信,當時就不敢搞了,最初是把它設成一個寨上人到這里讀書的小學,一年級二年級就在那里讀書。最后因為那時公社化,搞大隊模式,當時我去的時候那個擺手堂已經變成牛欄,關牛的地方了,我就覺得真是可惜。
 
擺手迎風舞
 
當時兔兔坪有很多老人在舊社會都跳過擺手的,那些跳過擺手的老人有14個。有時候我甚至覺得人類是在退化的,為什么呢?那些老人,他們都比我們高,身材很偉岸,那些老人很有精氣神,他們跳起擺手,不像一般舞蹈老師教的那些軟綿綿的舞蹈,非常有力度。
當時我看了真的感到非常高興,因為畢竟這些東西離時代還是太遠了,我覺得一定要把它按照原始的,把它保存下來。
當地的文化站站長姓敖,我講,必要的時候你們一定要把這個保存下來,老百姓怎么跳,你們就怎么跳。當年還出場了縣里的文藝活動。當時湖北武漢市的,那邊派人到這上邊來拍兔吐坪的這個(跳擺手舞的)過程,來鳳縣的也都過來了,包括我們周邊一些縣市的,保靖縣的,吉首大學的,都過來看了,都覺得保存的很原始。
 
山中毛古斯
 
它那個地方,除了擺手舞的,再就是毛古斯,它那毛古斯很原始。毛古斯主要內容就是狩獵,再就是干農事的,我們狩獵土家語叫石姐,再就是做陽春,就是干農活,我們叫借日。
他們做農活的動作都很原始,就是刀耕火種,我們這叫砍火燒,也就是燒沙。詩人劉禹錫就寫過長江流域燒沙的情形,我們這邊農事就叫做砍灰,不是砍柴,是把那個荊棘,刺啊,砍掉?惩暌院缶桶阉佋诘孛嫔,干了之后就一把火一燒,燒得滿山滿野都是,就可以耕種,撒小米。把那個綠色的草蔸(草根)、樹蔸(樹根)挖出來以后,就可以用那些燒過的柴灰和泥土結合以后,就可以種玉米,種小米。雖然它對植被破壞大,但那個時候人口不是太多,用它耕種也是養活了一代一代人的。
 
戲劇舞蹈之爭
 
本來毛古斯的界定應該是原始戲劇,因為戲劇有三樣東西,要有人物,故事,一定的表演情節,它們就是構成戲劇的基本因素。
這種原始戲劇我們在申報的時候,國家就認為這種原始戲劇應該按照舞蹈類型分,現在毛古斯是舞蹈類,就叫做土家族毛古斯舞,它本來也就具有舞蹈的雛形,但也兼有原始戲劇的那種韻味,具備了人物、故事、情節的三要素,它應該是原始戲劇。因為申報的時候上面沒有報原始戲劇的,就是一個舞蹈的,(我們)就按照舞蹈申報了。
 
舞蹈祭祖是源根
 
陸:您剛才講到兔吐坪的毛古斯和擺手舞很有特色,當時您第一次進兔吐村的時候,當時的人就在跳嗎?
劉:當時沒有,它中斷了幾十年了。83年由于之前文革的影響,他們都談虎色變,他們認為這個敬祖先都是搞迷信。兔吐坪敬祖先非常隆重,它初一以彭姓為主,它初一就到擺手堂,敬它的祖先彭公爵主,向老官人,田好漢。本來都是民間傳說的一些,他們就是田、彭、向三姓祖先。這邊湘西就是田彭向比較多,兔吐坪那邊原來有冉姓,后來到湖北咸豐那邊去了,那邊土司姓冉。兔吐坪跳擺手舞正月初一彭姓就進堂去祭他祖先,初二入贅彭家的賈姓進堂,兩姓人從正月初三一直跳到正月十五。
土家族最大的一個特點就是崇拜祖先,崇拜自然。他一切的活動都沒離開這兩個崇拜,敬祖,平時過年過節,敬果樹,敬山神,這些都是他們對自然的一種敬畏。土家族不管擺手也好,毛古斯也好,它們的文化都離不開這兩種。
像毛古斯一出場,它最先就要拜五方,就是東西南北中。他們先敬這個,都是先天自然的神,太陽神啊之類的。他們都帶著一種原始之初的自然觀,道德觀,所以這個活動貫穿整場。一般跳擺手也是請祖先回來,像做舍巴日也是先請祖先回來,請回來天人同樂,歌舞酬神。
所以土家擺手舞大多都是以農事舞、種植舞為主,還有軍事舞,像這些動作就是為了讓祖先看,我們平時就是這樣做的,按照你們以前做的現在繼續這樣做,就是這個意思?郴馃、那種很原始的挖土、薅草,就那些做農事的動作,現在有好多地區都看不到了,砍火燒是絕對沒有了的。它就是以原始的農耕為主,來表現:祖先你們回來了,看看子孫我們現在還在繼續勤勞的工作,它就是發揚這樣一種意識,是一種祝福和愿景。
 
獨特毛古斯
 
陸:之前講到初一是彭姓,初二是賈姓,那么初三呢?毛古斯的示雄動作出現在最后一天,是不是有什么特別的含義?
劉:初三沒有。他們家里人都跳,有時跳到了正月十五才結束,每天去跳,先跳擺手,擺手跳完最后一場才跳毛古斯。毛古斯的一些動作在兔吐坪不是很濃,在坡腳,就是你們明天要去的地方,下面有個村子叫卡柯,它是一個土家山寨。在人類初期人獸相殘的暴戾環境中,人類出于自身繁衍的需要,產生了生殖崇拜。它那個寨子就是最后正式要結束的時候,毛古斯演員胯下就會夾一根一尺多長的木棒,象征著男性的生殖器,在圍觀的婦女身上碰來碰去。
它表現土家族在遠古時期相互為了保持自身繁衍就求神,那種除了未婚的,其他新婚的和已婚的婦女都樂于接受這種示雄,她們認為這樣就可以得到神賜予的子女,都希望自己多兒多女,它是一種人類自身繁衍的祈求。
示雄就是最后一天在將祖先送回之前,表示希望祖先保佑家族興旺,早生貴子,是最后的祈求。
現在有些文化界,有些旅游景區把它搞得不倫不類的,在景區拿去跳。不是這樣的,那是最后,都到半夜了,為了祈求生子搞了那樣一種動作,F在女生啊去看,甚至我們都看不下去,毛古斯每人都搞那樣一個生殖器,搞得好粗魯,其實民間有,但都是最后一場,不是天天都這樣,F在把文化的本征性都弄丟了。
 
淳樸人情在土家
 
陸:我們到時候也會去靛房訪談一些老人,之前也聽聞您是多年從事這方面的工作,您能否為我們介紹一下這方面的經驗呢?
劉:土家族是非常淳樸的,你對他好,就是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人就是要相互尊重,你尊重他,他對你那是無處不談的。 
我當時去調查土家文化,搜集儺文化。當時人們一般都還很拒絕,我們那個時代當時文化革命剛剛結束,新的解放政策還只是處于初級階段,在這個時候人心之間的防備還很強,所以他一般不是很樂意。  
當時我去了與湖北宣恩接壤的一個寨子,叫大安鄉,當地儺戲很出名,那些老人都傳了幾百年了。當時我就去了,要是鄉鎮府去,搞行政的去,那些人根本不會理睬你。我說我是文化部門的,他明白文化部門的不會給他帶來負面影響。那個時候家里相當困難,那上面也沒有田,現在他們種藥材,種烤煙,都發財了,以前是剛好田還沒有到戶,生產隊分的就是洋芋(土豆),以洋芋為主。我去的時候那個老頭子正在磨苞谷(玉米),我就給他磨玉米。
他看我不錯啊,像一個鄉下人,他就說,請坐請坐,然后他就去刮洋芋去煮,那時候就是玉米粉加洋芋坨。他看我吃東西不挑剔,不像干部,他就和我開始談論儺戲,當時他還給我找了很多以前跳過儺戲的,冬天里一起座談。
土家人就是你對他好他就對你好,我和他吃東西不挑剔,不嫌棄他們貧窮,最重要的是不看輕他們,看重他們。人和人之間打交道,別人又不有求于你,你把他看輕了,他就不會理睬你。土家族現在改革開放以后大多數地區現在沒飯吃的地方極少,吃穿基本上都解決了。
 
最憶風雪情
 
陸:當時大安鄉那個老人就是演儺戲演的特別好的嗎?
劉:對。當時他們是一個儺戲班子,現在我們前幾天去就只有兩個了,文化流失很嚴重。
當時1983年我去坡腳,農村才剛剛實行聯產責任制,搞包產到戶,那個寨子也是非?嗪。正月初二我們也就是搞恢復大擺手活動,我們就去找一些吹牛角的,擺手需要有吹號的,但是那個人當時不在家。
旁邊的一位大娘一看外面落雪,外面非常寒冷,然后就叫我到她家去,給我燒火,然后用開水給我泡一種土家族特有的食品,叫團馓。團馓是用糯米做的,一般是給貴客吃的,那個時候她有個小孫女,不到五歲,她用土家語說:“我也想吃那個!蔽視良艺Z,我就用土家語和那個婆婆講,我不要這個,我不喜歡吃這個,我喜歡吃粑粑,玉米粑粑、小米粑粑都可以。她一看我也會土家語,她就覺得很親切。當時她就告訴我,這個團馓是她出嫁的女兒那邊的人給她拜年送的。
你看她自己那么一個疼愛的孫女,都舍不得給她吃,卻給我這么一個陌生人作為待客的東西,送給我吃,我內心里覺得土家人真是了不起。這就是我心目中的土家人,土家族真的是非常淳樸的。
 
難也梯瑪,憾也梯瑪
 
陸:您做調查的時候有碰到過什么困難嗎?您當時大概訪問了大概多少個梯瑪?梯瑪歌您主要是在靛房坡腳調查的嗎?您之前有沒有想過放棄呢?
劉:那肯定有。有本我寫的書《梯瑪歌》,梯瑪歌我在搜集時,土家語占百分之八十,現在他們流傳的那些還占不到百分之二十,你們這一代都不會講土家語了。我當時搜集的都是上一輩再上一輩,都是用土家語唱的。
那時候最困難的就是,我一個小學生,又沒有學過國際音標,只能用漢字記音,把土家語記下來,記好之后再找藝人問,“老梯瑪啊,這個是什么意思?”然后就一句一句地給我翻譯解釋,那這個難度真的很大。
當時我搜集的梯瑪歌是三十八萬字,因為我不會弄國際音標,我寫縣志時有個姓張的同事,他說他可以用國際音標給我翻譯,最后他說他給我弄丟了,他說他愛人把我那三十幾萬字的梯瑪歌當成廢紙賣了,我覺得實在是不可能。他給我騙走了,說弄丟就弄丟,絕對不可能,那本書那么厚,非常珍貴,現在這本書多少錢都搞不到,這不是個人的,是民族的損失。
民族一代代傳了好多年了,最可惜的就是梯瑪歌,三十八萬字的梯瑪歌,F在老梯瑪都已經過世了,解放以后出生的,五六十歲的梯瑪他們講土家語都不是很流利。原來老梯瑪都是一口的土家語,很值得去研究他的歷史文化,梯瑪就像土家族的一部歷史百科全書。
梯瑪主要是洗車河流域和里耶的,這里比較德高望重的大概有十幾個吧。那個時候都是1985年以前,訪談都還好,我記得縣里在1986年舉行了一次全縣的梯瑪集中收集。州里當時有個文聯所,他們拿錢搜集了一些資料。搜集資料當時不像現在這么好,都是用那種錄音的盒式磁帶,我現在家里保存的都還有,一共是16盒。
它因為放在錄音機里它就變音了就聽不清楚,沒法記。我最后又一家一家的又去搜集,又找到他們,重新又一句一句的筆錄,當時花了我很長時間。他們農村很忙,白天去干活,我就跟著他們去干活,打谷子或者薅草,我都會做那些,那時候我們下鄉做活每餐補一角五分錢,一天三角錢。他們根本不要你的,我也不要他們的,就當是給他們打工。
最好的是一個苗市的姓向的,叫向天順,他是老梯瑪,功夫深,但是過世了。他一個人最厲害,另外一個姓彭的,都是苗兒灘鎮下面的,他們都是全部講土家語的。
放棄?我想的是能夠碰到一個老藝人,他知道一些,我覺得是有價值的,我就絕對要到他家里住下來,把它記下來。一般我覺得有價值的東西我就絕對不放棄。有個彭世學,我在他家里就住了一個多月,就是搜集梯瑪歌。
 
梯瑪驅虎顯神威
 
陸:您覺得現在哪個地方的梯瑪道行比較深呢?現在農村還有這種情況嗎? 
劉:現在那個國家級傳承人叫彭繼龍,他的父親叫彭武庚,在當時有一項土家絕技,就叫趕白虎。一般就是小孩受到驚嚇,口吐白沫,那就是白虎將他鎮住了,就必須要把它趕走。再就是家里不順利,經常生病,有一種邪氣。
一般是在天亮時,黎明時分。他不是每天,做一趟法要搞兩天三夜,比如今天下午去就是一個晚上,明天一天,后天一天,在大后天清晨就趕白虎。趕走也相當神奇,你看著他就在門口插一根竹篙,從竹林里才砍來的新的,在竹篙上面吊一個大公雞。公雞必須是很兇的,梯瑪就在那里烏拉烏拉地施法,念咒語。
白虎如果沒趕出去,公雞是不會動的,如果白虎趕出去了,那公雞就會一聲哀叫,然后立刻就死了。公雞如果沒叫,那就是要繼續趕。這個從玄學方面也是解釋不清楚的。
再就是久婚不孕,就會請梯瑪求子,這個不趕白虎,請梯瑪過來作一趟法事。
現在還有,還有市場。每年的八月十五中秋節天門開,開天門以后才能去做,做到冬月(十一月),冬月十四就終止了,不能做了。平時做的都是小法事,大法事只有在這段時間才可以,其他時間不行。梯瑪神歌中有自己臆想的天地人,梯瑪就是人和天相互往來的。天人合一,他既可以代表人向神去祈求,又可以代表神,傳達神的旨意。陰陽兩通,天地合一。
梯瑪時而是神的代言人,時而又是一個普通人,向神祈求。梯瑪一般都是家族傳承,在清代以前,土家梯瑪就像藏族的活佛一樣,擁有他自己的政治地位,因為那個時候是土司統治,政權神權于一身,梯瑪就代表土司行使神權,以前地位很高。
據先史記載,以前土家族婚事是比較自由的,只有一個人媒,當時梯瑪,就是原始宗教的巫儺,婚戀需要經過梯瑪同意,他代表神行使神權。所以老百姓對他有三分敬意,三分畏意。
 
梯瑪之于土司、巫醫
 
陸:梯瑪和土司是相互獨立的嗎?巫醫通靈的活動您有見過嗎?這個和梯瑪是一樣的嗎? 
劉:梯瑪和土司是相互獨立的,但是也相互利用,一個是利用他的神來行使神權,一個是利用他的政權來行使他自己的神權。
梯瑪一般都是男孩,龍山還有另外一種巫儺文化,一般情況下都是女生學的,這個兔吐坪就有,叫請七姑娘。她就是一般小孩發燒就給他治病。另外父母親去世以后,她還可以通靈,用香一熏,她就可以下去了,在下面就可以看到她想看到的父親母親,F在兔吐坪上面還有,送下去以后就可以看到她的父母親,她還可以讓你也去,膽子大的也可以去,你確實就可以看到你的親人,這個不是表演,而是巫術。因為這個在文化遺產上不好敘述,所以就沒把它定成一個項目,既不干涉她們,也不保護她們,這個一般也是家族傳承的。
湘西苗族有一個放蠱,我們湘西土家族不會放蠱,但是有巫醫,可以下陰間,陰陽兩通,這個也無法解釋。
我小時候見過,八十年代在洗車河看到過,經常子女懷念他的父母,就請她去。有些她送不下去,不一定會成功,他陽氣太重,就送不下去。能送下去的她把符術一念,香煙一點就可以送下去,最多半個小時就回來了。她們也有自己的咒語,不貼符條,就是點香。沒有特別的日子,這個不是表演,家里人請求才會去。
這個和梯瑪不同,就是一種民間巫術,是另外一種巫儺文化。梯瑪是原始宗教,有宗教歷程,但是沒有固定的教義,現在對它的界定就是原始宗教。
土家族是信仰多神的,天上太陽、月亮、星星都是神,下面樹木花草大山河流這些都是自然神,他們都崇拜,甚至人和自然還會結親,像我那個小孩不好養,經常害病,我就帶給大樹。盡管有些不科學,但它實際上是帶著一種對自然的敬畏感。
 
古老葬禮宋姆妥
 
陸:死人后會不會又請梯瑪又請巫醫呢?
劉:現在死人后請梯瑪的就是坡腳,坡腳還有一種很古老的葬禮叫宋姆妥,這是一種非常古老原始的民族葬禮。它由梯瑪來主持,有個叫彭繼金的,他是湘西州唯一的宋姆妥傳承人。這是用于喪事的梯瑪葬禮,男性過世他就要拿上一個長煙袋,女性過世他就會背一個背簍,背簍里放一些女人用的工具。
它是親人對死者的一種懷念。法事程序有給死者送豬,送牛,送屋的,送屋不像漢族人那樣用紙扎的那種棱屋漂漂亮亮的,它就是毛房子,就是用草制作的,它表現的就是古代葬禮。
它敘述著生者和死者的依依之情,敘述著死者的生平和勤勞。它不像做道士先生的,請人點燈,它是土家特有的一種古葬禮,現在如果有人去世的話還看得到。
 
老人臨別寄語
 
做民族調查其實是最敏感的,所以我們要尊重民族文化,不能輕視它,比如有些看上去很愚昧,但它是當地的一種文化,我們都應該去珍視它,去探索它,這樣我們才知道這種文化真正的內涵。對民族文化真的要從團結進步的角度出發,不能帶著歧視性去研究,因為它都是幾百年幾千年一代一代傳下來的,我們若是歧視它那就說明我們本身還沒有鉆進去,我們應該看到它里面的真正的價值。


相關文章
·韓宗遠:回看射雕處 千里暮云平
·從訪談中了解不同視角下的土家族打溜子的歷史與現狀
·山巔的村莊
·老屋下的樂章
·竹林內外
·專訪:梯瑪后人田德武
·梯瑪的絕技和功能
·梯瑪的傳承刻不容緩
·葉紅專:難忘知青歲月
·土家族飲食習俗

版權與免責聲明 | 進入論壇

 
圖說分享
· 訪談土家民俗專家劉能樸
· 彭繼龍 土家族梯瑪神歌傳承人(國家級)
· 旅游業的互聯網時代
· 論民族地區記者的全局性思維
· 文化部信息化發展綱要
· 永順老司城土家族非物質文化遺產擷英
· 彭祖秀 土家族哭嫁歌傳承人(國家級)
· 彭善堯 土家族吊腳樓營造技藝傳承人(國家

撒葉兒嗬

茶山四季歌

中國的世界文化遺產名錄

土家族打鎦子
· 中國特色網絡文化與時俱進 蓬勃發展  
· 土家族口頭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與傳承  
· 文化發展急需資金投入吁請更多買單人  
· 恩施民俗文化開發利用的思考與對策  
· 土家族梯瑪歌  
· 試論湘西州招商引資工作  
   湘西州加大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力度
   銅仁地區文化旅游產業跨越發展紀實
   恩施州19人成為第二批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
   亮出中華文化的身份證
   利川龍船調從文化符號到發展品牌
   土家文化為湘西里耶古城增添活力
   沿河土家山歌響徹云天外
   張家界三千奇峰八百秀水
關于我們 |  網站介紹 |  管理團隊 |  申請鏈接 |  歡迎投稿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大事記

版權所有:土家族文化網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菜戶營2號樓6單元601室 
技術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發展中心    服務熱線:15811366188   郵箱:[email protected]    
本網站部分資源來源于網絡或書報雜志,版權歸作者所有或者來源機構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權方面的問題,請與我們聯系。
京ICP備13015328號-2號  北京市公安局備案號110105005973

上海二八杠玩法